作者:鹿谷

四年前的这个时候,318运动揭幕,许多学生因为反对国民党单方面将《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宣告存查,愤而冲进议场,佔领立法院,掀开了那一年春天的大规模公民运动。

这场运动的一年前,民进党未见转机,没有人想到这场运动之后,会让国民党元气大伤,民进党全面执政。更没有人想到那一年的11月,一位素人医生就这样成功问鼎民进党难以拿下的台北市长宝座。

而318运动后,许多人乐观地以为国民党就此遭到消灭,但4年后的今天,民进党因为各项改革与劳基法修法,先是得罪了原本支持民进党的年轻群众们,更因为将国民党过去的保守势力逼急了,使得保守派的抗争越发激烈。

当时公民意识蓬勃,各地组织结社如雨后出笋冒出,更有人认为时代力量就此要取代国民党,成为国会的第二大党。然而在劳基法修法时,时代力量进退失据,在雨中抗议了不久后回到国会议事堂,但民众却对逐渐时代力量感到失望,也传出内斗消息。

2018年选举,将奠定接下来的政治氛围是否完全转变成理念倡议的新政治,还是因为年轻人失望不愿意出来投票,而使得传统的组织战再佔上风。

但是综观第三势力的布局,不仅毫无战略,也看不到愿意合作的迹象。不仅在台北市选区当中每个党都派员参选,互相瓜分既有的年轻人选票,而也因为每个都提倡新政治,但让选民看不出有何区隔,导致这些新人还是得回到地方辛勤地跑行程、一一跟选民握手拜访,和传统以人脉关係为主的选举模式没有太大差别,也不会让人期待这些新人们真的能突破多少传统政治的框架。

此时的公民社会情绪也逐渐失望,倘若又见第三势力的小党们互相厮杀,恐怕让人更不愿意出来投票,造成传统政治人物佔优势的负面循环,就会回到蓝绿对决。尤其是市议员选举採取MMD-SNTV(Multi-Member District, Single Non-transferable Voting;複数选区单记不可让渡投票制),更鼓励同室操戈,互相争取瓜分同一群选票基础,这也是为什幺过去蓝绿政党在议员选举中,都是同党的同志们杀的你去我来的原因。

318运动的遗产已快被檯面上的第三势力消耗殆尽,眼见这些新人们不懂得团结合作,勇敢地打出新世代政治的选战,反倒是不断内耗,这将使得那一年春天许多年轻的努力化为乌有,更让后继的新人没有办法延续新政治的精神,实在令人遗憾。

延伸阅读如何撼动民进党的选民基础?进步力量要先抛开对「国族」的偏见眼见日本「刺客议员」崩坏,台湾政治改革不能只靠年轻化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
图文排行Image & Text r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