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永久党员理事会大会‧谢宽泰首度回应倒丁‧超级计划随时引爆(槟城6日讯)一直对“双十特大”保持缄默的民政党全国副主席拿督斯里谢宽泰首次开腔回应倒丁行动。他说,党内现有一个超级计划随时引爆,在週日举行的低气压民政党大会结束后,就可以看清楚葫芦里卖甚幺药。民政党週六在举行党元老理事会大会,由敦林敬益主持。全国代表大会週日登场,根据党内的消息,因作风处事被林敬益批抨为“鸵鸟”的该党全国主席丹斯里许子根可能将面对前所未有的压力。实际上,许子根週六在出席党元老理事会大会后,丢下一句“可能提早交棒”的谈话,确是让人玩味。询及所谓的超级计划是不是剑指党主席许子根,谢宽泰耸耸肩说:“慢慢看,就会知道事件来龙去脉。这计划是葫芦里卖甚幺药,媒体可能比我清楚。”自称代罪羔羊“有人已开始做事了,大家就不妨拭目以待吧。”谢宽泰在接受《》专访时说,他在双十倒丁特大结束后,槟州联委会重组中被除名槟州副主席只是一个人的小事。实际上,他说,这个由当权者排列的槟州联委会新阵容,只是一个策略,是属于超级计划中的一部份(apart of grand design)。双十倒丁的召开,谢宽泰一直被暗示为特大的幕后策动者,想扳倒槟州主席丁福南取而代之。面对这个指摘,谢宽泰首度开腔说,他只是“代罪羔羊”,时机一到大家就会看清局势,看清谁才是幕后黑手。“我只能说,州主席(丁福南)有很好的‘策略顾问’。最新出炉的班底只是个烟幕,一个超级计划已在动着了。”他表示,州联委会在特大后改组,其实无可厚非。新阵容中许多人如不接受有关委任也不对,可是一旦接受将来也会生问题。然而,这班底却追根究底只是一个烟幕,背后隐身的超级计划,将令民政风波再起。槟民政分裂党是大输家他说,槟州民政党分裂是事实,这场特大的失败者,实际上是党本身,民政党本身才是特大的最大输家。他表示,自2年前在党州选失利后,他尊重州代表选择而在槟州联委会中“全身而退”,不进行任何动作,让丁福南领导的班底可以全情发挥。可是,他好意的远离却引起“缺席王”争议,成为分裂槟州民政的众所矢之。“我不明白,一个州联委会难道要以一个人的出席率来衡量自己是否做得好,如果是,我只能说民政党很可怜。”他指出,输了州主席后自己没有“教唆”任何人缺席民政活动。选择当个被讽刺的“缺席王”,是因为在第一次召开的州联委会议中,州领导层便没有依党章行事委任副财政,一切乱象似乎就要诞生。那次会议,他仍未受委副主席职位。只是,一个混乱的州联委会已近在眼前,为避免任何嫌疑,他决定不出席会议。“我做人的政治原则是,对方做得好就赞好、做不好也不关我的事。我不出席,都被指是乱源,如果出席,结果会是怎样?”沙民政劝子根勿只领导两届约100名民政党沙巴州联委会代表拉布条,支持党主席许子根的领导,同时要求许子根放弃担任两届党主席的任期承诺,继续留任。远道而来的沙巴代表,週六在沙巴州联委会主席拿督梁崴淙的带领下,于民政大厦门口拉开一张巨型布条,布条上写着“沙巴民政州联委会全力支持全国党主席丹斯里许子根的领导”。许子根午膳后刚好途经大门进入会场,与支持者不期而遇,他走上前与代表一一握手致谢。梁崴淙指出,许子根是一名才干型领袖,如果他只担任两届主席便退位,对党来说是一项损失,沙巴民政将全力支持他,继续领导民政党。他说,他们将给予许子根最大的支持力量,共同展现万众一心的精神。他披露,沙巴民政成立15年,随着2名沙巴进步党州议员拿督陈树杰和区锦华,及一名前国会议员的加入后,党员人数突破1万人。新晋党员发起倒丁运动谢宽泰表示,倒丁运动由始至终是场没有领袖的运动。这是基层中的新晋党员所发起,党龄都不过几年。资深党员是后来加入。可是,几乎没人深究这场基层发出的号召,领头人是一名叫叶万春的党员。“叶万春是倒丁运动发起人。可是他是谁?他是元老丹斯里陈福荣培养起来的人。所以这场斗争,究竟是谁掀起,大众自己分析。”谢宽泰说,他向来不喜欢解释。可是,双十倒丁被形容为幕后黑手对他是不公平的指责。陈福荣甚至在运动萌芽时,在中央工作委员会汇报运动是由“槟岛和威省两群意见不同的党员”发起,但只字不提这背后底蕴。他指出,这场双十待大被形容为功败垂成,其实不然。因为,44%对56%的得票比率显示槟民政党已“一分为二”,州代表用票表达了自己的立场,形势非常清楚。州主席没权委中央联络员槟州联委会阵容出炉,谢宽泰在副主席中除名,而被委为中央联络员。谢宽泰说,中央联络员委任是中央工作委员会权力,州主席根本没有委任权限。“中央联络员的职位一直存在党章中,其实早在州选后我已经受委。这职位委任是中央工作委员会权力,州主席想委任也不行,同时也撤不走,不是新鲜事。”他说,自己受委中央联络员是提都不用提的。因为他“一直都是”,不是新受委。所以丁福南的更能发挥,也不过是一个“完美”藉口。“其实我一早明言,双十成功与否我都不会藉由这样的方式接棒州主席。每个人都有本身做事风格原则,我也不例外。”他指出,今时今日的局面,只能说是领袖自己的问题。如果还归咎于他,就是党没有承认自己有问题。问谢宽泰怎样看未来槟民政党,他一派泰然自若说:“特大是危机,过后就是转机。一切视乎州领导能不能因材施用,把对的人放在对的位置上,发挥所长。领袖工作是把不同派系的组合起来,整合为党所用。”可是,他不忘语带揶揄说,自己近来游中国所以研读中国历史,发现中国许多皇朝覆灭,不只是皇帝的错,而是皇帝身边的太监祸国殃民。“皇帝巡查民间,一味听太监说话。有智慧皇帝就会听了再分析,没智慧的难讲了……。”‧2010.11.06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
图文排行Image & Text r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