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队中唯一大马人‧包世洪:我设计京奥奖牌(吉隆坡)大马羽球健将拿督李宗伟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摘下唯一的银牌后,赢得全国人民的喝采,然而,京奥落幕9个月后的今日,传来另一项令马来西亚人为之振奋的京奥消息,大马健儿虽与京奥金牌无缘,但是,全世界京奥选手所抱走的奖牌原来流着大马设计师包世洪的心血,而这份属于“大马的荣耀”随着京奥落幕和讯息保密获“解封”后才得以曝光。现年26岁的包世洪来自槟城,目前是北京中央美术学院数码专业硕士研究生,他和校内另7名师生是2008年京奥奖牌的设计团队,全权负责金、银和铜牌从草稿构思至成品的设计,而他是团队中唯一的外国人。他早前在马来西亚驻中国大使馆首度接受大马媒体访问,道出他在中国求学时参与京奥奖牌设计的前后起源。他说,他是在槟城赤道艺术学院修读平面媒体时,因机缘巧合下结识来自北京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肖勇。“当时,肖勇看了我的毕业创作后献议我到中央美术学院修读硕士,我原打算到澳洲升学,但是,我参加中央美术学院的国际暑假课程后决定留在北京继续学业。”他透露,他在2005年9月到中央美术学院修读硕士,并在肖勇的工作室进修了一年后,受到邀请参加京奥奖牌设计比赛。持学习心态参赛他说,他当时纯粹抱着学习的心态参加比赛,而且也不期望可以得奖,因为除了中国各地的参赛者众多,也有来自海外的私营公司参与竞标。他声称,第一次的淘汰赛就有近300份参赛作品,而十强环节仅剩下他们和另一所美术学院2所学院与庞大公司竞争。“来到3强时,我们遇到了来自政府机构的强劲对手,不过,我们最终击退了其他参赛者,赢得了首奖和三奖,而首奖作品被採纳为京奥的奖牌设计。”他透露,他们共提供了4份作品,全程使用了16个月筹备完成。在他们的8人团队中,其中有6人是肖勇教授的学生,而另2名则是产品系的老师受邀参与。他指出,他当时是负责第3名得奖作品方案的设计,主要引用云纹图腾组成。不过,他们提呈的4份作品皆以“传统和现代元素”交融为设计主题。融合传统和现代“当我们确定获得第一名过后,便全面根据首奖作品的设计展开工作,因为除了奖牌,我们也要负责奥运奖牌的证书、盒子及丝带的设计。”包世洪说,当他们获知自己呕心沥血的作品得奖后感到十份惊讶,因为击败了许多国内外强大的竞争对手,他们也为此感到光荣。“北京奥运组委会聘请了许多着名专家和艺术家,有教学、理论等各种各样的专家,能够通过这幺多专家和艺术家的审核下中选,对我们而言是一种肯定和认同。”玉石镶奖牌讲究风水包世洪说,由次2008年奥运是在北京进行,所以,他们开始时考虑使用象徵北京的事物,例如长城作为奖牌的设计,而奖牌最终的设计则是与富有中华传统文化的玉佩结合而成。“在传统上,人们对玉石有一定的讲究,例如当官者应该佩带甚幺玉石等,而奥运金、银和铜3个奖牌都使用不同种类的玉石打造而成。”奖牌摔地不会破他表示,玉石本是容易破碎的物品,所以,要在金、银和同牌上镶上玉石并不容易,这也考验他们利用先进技术把“现代元素”融入奖牌中的重要阶段。他披露,他们在云纹与玉石之间,对后者的使用考虑了许多,“我觉得最难的是传统上的突破,因为古人花了数十年完成的作品近乎完美,要作出更完美的改造恐怕不容易。”他坦承,奖牌的设计也参考了风水及玄舆学,所以,他们在突破传统上的工作更为吃力,因为稍微的改动和调整都会带来不吉祥等的负面影响。他披露,除了平面的设计,他们也要兼顾三维的工作,包括近100个成品的实验,以确定奖牌在摔地或撞击的时候不轻易被损坏。所以,他也从中获知市面上的最新科技和技术。“不过,我们也砸了不少钱,不断摔坏各种各样的玉石作检试,因为镶在金牌上的玉石必须经过严格的筛选,以确保它与金属、银器等能够结合,并且在摔地时不会破裂或碎掉。”所幸玉石已有京奥指定的玉石公司承包,否则他们累积的债务更是数也数不清。过程艰辛未想过放弃为求完美,奖牌的设计工作非常艰辛,期间免不了发生意见分歧、争论不休等的“火花”,甚至有者提出放弃和离队的要求,但是,他从未想过放弃。“因为我从头到尾都抱着学习的心态,能够参与京奥奖牌设计是非常难得的学习机会,而且,我能够更深入了解中华文化,还有市面上最新的技术和科技。”“我告诉自己,我是绝对不能放弃的,毕竟我是团队中唯一的外国人,日后不一定还有机会,否则一切就要重新开始。”他声称,当京奥奖牌完成和投入生产后,我们都觉得一切的辛苦是值得的,“我们触摸着那一面面的奖牌,它们就象是我们的孩子一样,很开心。”加深了解中华文化包世洪声称,虽然他来自传统的华人家庭,对中华文化有一定的认识,但是,当他参与京奥奖牌的设计后才猛然发现,他所知道的中华文化是少之又少的。他受访时披露,他参与奖牌的设计工作后收获不少,其中最重要的是团队精神。他说,他的父母从小便灌输他们许许多多的中华文化和传统习俗观念,我觉得自己对中华文化有一定层度的了解,但是,参加奖牌的设计工作后,我才发现自己知道的只是一小部份而已。”完成16个月的设计工作后,包世洪觉得自己对中华文化的了解有更深层次的认识。为团队提反传统意见从小便接受中英文教育的包世洪,在一群中国人为首的团队中扮演“异见份子”,专提供有别于传统思念的“反面”意见,这使奖牌的设计工作更趋平衡,不只受中国人欢迎,也让外国人能轻易接受。他声称,在槟城长大的他虽没有机会把家乡的文化注入京奥奖牌设计中,但是,他同样把毕生所学和经历运用于奖牌设计的工作上。学习各专业技术他提出,他从小受家庭接触西方文化的影响,对许多事物存有中西两面的想法,因此,每当他在团队中提出以西方文化及论点为首的意见时,便会引起其他队友的关注。他举例说明,“龙凤”在中国人和华人社会是吉祥物,但是,在西方人眼里却是一件非常恐怖的动物。“奥运会不只是提供给中国人而已,也包括了西方及全世界的人,所以我不断地提出反面意见让队友们参考。”他说,他的队友各有扮演的角色,包括从文化、产品等的角度提供不同的意见和看法,让他在参与奖牌设计期间学习各种传统文化、造型、平面、产品等的专业技术和知识。作品花费大领奖金还债能够击败许多国际性公司赢得京奥奖牌设计比赛首奖和第3奖,包世洪说,他们虽赢得可观的奖金,但是,筹备参赛作品时所使用的各种花费和开支高昂,加上参与老师私下向其他教师借贷,以便让他们在无后顾之愁下完成参赛作品,所以,他们完成了比赛,却也“债台高筑”,被逼逐步退还欠款。他声称,当他们进入8强淘汰赛时,只有他们是唯一入选的学校代表,许多参赛的公司都有庞大的资金和赞助商,而他们只有学院有限的支持,大多数费用都必须由师生一同承担。他说,有2名老师为了让他们更专注奖牌的设计和筹备工作,刻意隐瞒学生向其他老师借贷,而且借额庞大。“虽然奥组委最终把我们的得奖作品买下来,但我们还是欠债。”老师助借贷完工他提出,他们一切的开销和帐目最终提呈至学校奥林匹克研穵中心(负责奥运各种平面设计),并由奥组委承担,使他们才有机会鬆下一口气。辛苦创作的京奥奖牌成功赢得比赛,也不至于让他们“一无所获”,包世洪和另一名学长获赠旅游配套在国内周游一週,其他队员则因为赶交毕业创作而无缘同行。你知道吗?金牌镀金至少6克根据1978年制定的奥运章程规定,奥运会奖牌的直径不得小于60毫米,厚度不得小于3毫米,金、银牌必须用纯度为92.5%的银子製作,金牌至少要镀金6克。奥运会奖牌的设计和製作,历来都由主办城市的组委会负责,国际奥组委和国家奥组委都不参与。‧2009.05.10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
图文排行Image & Text rank